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 >

中国电影赶超好莱坞的路还有多远?

时间:2018-05-17 10:0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8年4月28日总投资500亿元人民币,占地面积达166公顷的东方影都在青岛 宣布竣工开业。也许,与五年前的奠基动工仪式明星荟萃的场面相比,开业典礼颇显低调,中国媒体的报道似乎也少了一些当年的热情,但其规模之大、投资之巨所彰显出的雄心吸引了国际舆论对这个“中国好莱坞”的关注。高科技的摄影棚、音效一流的大剧院已经落成,中国电影追赶、甚至超越美国好莱坞的路还远么?我们电话采访了中国电影史专家、在法国东方语言学院教师Luisa Prudentino. Luisa Prudentino的中文名字是路易莎。她出生于意大利,曾在中国学习。目前在法国东方语言学院讲授中国电影史。

  法广:青岛东方影都总投资500亿元人民币,被看作是迄今为止电影业最大的投资项目。中国电影欲与美国好莱坞竞争的雄心并非始于今天,东方影都最终落成开业意味着什么呢?

  路易莎:“中美在电影市场的竞争的确并非始于今日。这种竞争一直存在,尽管它曾随历史环境而起落沉伏。在此之前,可以说这是一种不对等的竞争。开始时,中国力图把握美国电影的特点,研究其技术,但中国逐渐从美国电影、也从其他国家电影中学到了应该掌握的知识,并纳入中国元素,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从此时起,中国电影开始关注好莱坞电影的另一个侧面,也就是它的产业特点。中美的竞争如今不仅是商业竞争,也是软实力竞争。因此,在我看来,中国不惜代价打造这个规模庞大的电影城显示出其坚定的决心,既不想听任美国电影独占中国银幕,也希望能吸引外国投资人来中国拍片。也就是说,这背后有很多东西。我们知道中国已经在市场上开始和美国竞争。2013年-2014年间,中国国内新建电影院的数字大幅增长,中国影院数字已经超过两万,中国方面的决心可见一斑。当然,从影院数字、播映数字和影片数字来看,中国目前还在美国之后,屈居第二,但我觉得中国好莱坞已经发出了挑战。竞争结果如何当然还无法知晓。”

  法广:虽说好莱坞已经意识到中国电影正成为不可小觑的竞争者,但这种竞争目前还主要局限于中国国内市场。中国银幕上,国产大片正逐渐抢走美国大片以往的风头。美国电影人于是开始尝试合作拍摄,以便更好地进入中国市场。但在国际影坛,中国大片显然还难以真正撼动好莱坞的霸主地位。路易莎指出,正如中美合拍的影片《长城》,在国外就未能取得成功,既使在中国国内,也未像想象得那样成功。然而,《长城》一片可以说是中国电影进军国际影坛的雄心与美国电影试图以合拍方式曲径开拓中国市场的努力的结合。如何解释它的失败呢?

  路易莎:“我个人认为,此片没有获得预期的成功因为它完全是以市场逻辑设计而成,注重市场效益,而忽视影片质量,这就不可能成功。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就中国而言,观众可以看到影片试图展现中国变得强大,变得自豪,但电影语言不像在其他中国影片中那样有穿透力,所以没有能像其他影片那样去说服中国观众。同样,这部影片对于外国观众来说也还是太过异国情调,无法取悦美国观众。在法国,可能有人会说,与同期推出的中国影片相比,《长城》票房还不错,因为毕竟这是张艺谋的作品,而且这部作品传达的信息仍然符合一部分观众对中国的文化想象。但法国观众对这部影片的关注远不如他们对张艺谋其他影片的热情。到目前为止,在法国,《大红灯笼高高挂》仍然是票房最高的中国影片。”

  “所以,我觉得,无论是中国电影,还是好莱坞影片,如今都不得不面对全球化的挑战。全球化正迫使电影人、尤其是导演调整影片内容。在过去,中国被看作是异国情调。如今,中国电影也正尝试一种更强有力的、更加普世的好莱坞式的视角,以便在国际上取悦更多观众。但一部只以市场、只以盈利为重的影片往往会变得很不伦不类。可没有观众会喜欢这种不伦不类的影片。”

  法广:但是,好莱坞电影一向注重商业逻辑,却独霸世界影坛近百年。如今,中国雄心勃勃要向世界输出自己的软实力,既不缺财力,同时也正掌握必须的技术手段。那么,中国好莱坞要成功还缺什么?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吗?

  路易莎:“从中国国内市场来看,我觉得中国现在什么都不缺,中国拿得出资金。我们看到了,最近三、四年,中国国产大片在国内市场票房已经超过美国大片,中国电影已经达到了与美国影片竞争的目的。自2000年起,中国国内市场票房收入每年都以超过30%的速度成长,相当可观。中国票房收入已经是世界第二。那么,中国电影要想面对美国电影确立自己的地位还缺什么呢?我们举一个具体的例子:中国国产大片为什么还不能在欧洲或美国市场上取得预期的成功?我觉得是中国影片还缺少真正的普世内容。也就是可以让西方观众可以看懂、可以深入西方观众的想象的内容。比如冯小刚的作品。冯小刚的作品在中国很成功,可以说他是目前中国电影界最引人注目的导演之一,但他始终无法在西方赢得观众。他所谓的“不足”之处是他讲述的故事太中国化了,很难被其他地区的观众所理解,西方观众很难与这些中国现实产生共鸣。比如他的影片《我不是潘金莲》终于在法国放映。我觉得那是一部非常值得看的作品,场面调度很特别,很有创意,故事也很好,而且应该可以满足各种类型观众的兴趣,但却并没有吸引很多观众。我个人认为这实在是一部非常好的作品… …”

  法广:一个很特殊的现象是,有些导演,比如冯小刚,他们的作品在国内很成功,但却难以在国际市场获得承认;而另外一些导演,比如贾樟柯等,他们的作品在国际影坛受到欢迎,在国际电影节上摘得各种奖项,但在中国国内,这些作品或者不被允许放映,或者未必取得同样的成功。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

  路易莎:“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西方电影发行人对此负有一部分责任。起初,王小帅、贾樟柯等人的独立电影因为在国内无法通过审核,所以作品无法在国内上映,但可以在国外放映。所以,包括戛纳在内的国际电影节经常希望能帮助这些难以得到政府支持的中国导演。”

  “我不想评判谁好谁坏,不是要说贾樟柯的影片和冯小刚的作品谁的更好,更何况他们的作品风格完全不同。抛开这种价值评判。我觉得这些(独立)电影得以让西方观众看到中国改革光环背后的阴影、看到飞速现代化背后的故事,这可能让他们感觉这才是中国故事。于是,讲述另一种中国故事的影片就难以赢得观众。贾樟柯、王小帅等人的影片更接近我们所说的作者电影,更接近西方人的兴趣,至少是比较接近法国观众的口味,所以能赢得观众。”

  “但同样是这些导演,他们拍摄的这些独立作品原本虽然是为中国观众而作,但他们在中国却很难成功。中国观众很多时候是出于好奇而去看这些电影,因为他们在国外获奖了。但他们其实对这样的影片并不感兴趣,因为这些影片反映的往往是他们每天面对的现实。传统上中国人看电影是为了娱乐,不喜欢在电影屏幕上看到的仍然是自己每天面对的生活。他们对此不感兴趣。当然,他们也许的确不喜欢看那些展现生活中比较灰暗的侧面,但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从历史上看,无论是哪一个时代,中国人去电影院更是为了宣泄、取乐,不想看那些让他们看完之后,让他们比进电影院之前更情绪低落的影片。就是说传统上,电影在中国的基本功能是娱乐。”

  “当然,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可以提出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影院的多样化。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就是说中国虽然不断修建新的电影院,但这些都是播放大众化的、商业片的影院,而不是放映艺术与实验电影的场所。这样的影院有,但非常少。那些有作者电影特点的影片(我不是特指那些展示生活阴暗面的电影,其实这样的电影现在在中国也已经过时了),如今有些电影虽然也会展示生活中比较令人难以接受的一面,有些电影甚至并非真正显示阴暗面,但这些影片通常仍然是资金投入有限的作品,是作者电影,没有得到大制片人的支持。这些电影即使获得审查部门的许可,销量也非常有限,因为那些发行人会担心这些电影的票房收入太低。我们可以看到,有些电影节上首先放映那些大众化的影片赢得票房,然后才放映几部作者电影,但放映时间通常不是观众可以去看电影的时段。所以,必须增加这类电影院,让中国观众至少可以有选择,可以去看一些与众不同的片子。”

  路易莎:“的确,谈论中国电影不能不提电影审查。这种审查确实存在,不仅是针对国产电影,而且也针对外国电影,以及与外国合拍的电影(中外合拍电影现在越来越多,因为这样可以绕开每年外国影片进口不能超过34部的配额)。而且审查近期也进一步加强。在习任下,影片内容需要符合各种各样的道德标准或政治标准。影片必须展现中国光鲜的一面,必须展现中国是一个有丰富历史文化的文明国家。中外导演因此都知道必须怎么做。”

  “但这些年的观察之后,我觉得中国导演还面对另外一个因素的制约。在越来越严的政治审查制度之外,还有全球化带来的另一种审查。如果一个中国导演想拍摄一部比较与众不同的作品,一部不只靠特技处理来吸引观众的影片,不去讲述一出神话故事,不寻求宏大叙事,不编造完全不现实的故事,只想拍摄一部作者电影,将日常生活中的人物搬上银幕,讲述他们的寻常故事,那么,首先,他必须能找到一个可以提供资金的制片人,但制片人马上就会想他要投资的影片是否能赚钱……也就是说,导演需要多面作战,要面对众所周知的审查制度,也要面对众口难调的观众,而正如前述所说,中国观众传统上去电影院是为了娱乐,是为了忘记烦恼。可以说市场法则正形成一种比现行审查制度更重要的制约因素。”

  东方影都开业显示中国电影有雄心、也有财力,去与美国好莱坞一比高低。但如果说市场法则带来的自我审查并非中国独有的话,中国电影对比好莱坞则更多了一项政治审查,多了一条无法自主、又无法跨越的红线。

  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迎来十周年。这场发生在10年前的特大地震,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大地震,死亡人数仅次于1976年的唐山地震。更为引入注意的是,地震夺走了数万名学童的生灵。无数学校校舍的坍塌,引发了针对豆腐渣工程的质疑。有分析指:这场地震不仅是一场天灾,更是一起人祸。十年后的今天,关于豆腐渣工程的调查有了怎样的进展?相关的贪腐集团是否受到了应有的惩处?死难者亲属的诉求是否得到了满意回应?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今年,德国著名哲学家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他的诞生地-特里尔市市政府接到了一份来自中国的礼物-马克思的青铜像。这个原本作为庆贺诞辰的一个礼物,却在德国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一尊青铜像为何引发质疑?200年后的今天,如何评价马克思主义?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最近一段时间,中美贸易战的话题成为受到世人关注的热门焦点。中美两国言辞激烈、互不示弱,一场贸易大战曾显一触即发之势。实际上,美国关于增加进口产品关税的打算也危及欧洲。在特朗普决定五月一日宣布对欧盟钢铁关税问题做出新的表述的前夕,德国、英国和法国三国首脑纷纷表示,要共同抵御美国贸易政策以捍卫欧盟利益。随着美国总统对欧盟钢铁关税豁免期延长一个月的决定,美欧双方剑拔弩张的局面似有所缓和。中美双方释出的信号似也有所转变,一场全面的贸易战趋势出现逆转。不过,有观点认为,无论如何,欧美贸易争端并没有真正得到解决;中美两国的金融战也会继续暗中角力。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旅居瑞典的中国学者茉莉女士来就相关问题阐述一下她的看法。

  独立中文笔会刚刚进行了换届选举。本次改选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目前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多名异见人士被纳入理事会,形成九名理事中的七人来自中国国内的全新格局。中国著名异见人士高瑜、何德普、王金波纷纷获选进入理事会。我们请再次获选连任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来向我们介绍一下与本次选举相关的情况以及对独立中文笔会未来任务的展望。

  一年一度的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会议,于4月18日在斯洛文尼亚小镇布莱德举行。本次会议关注的焦点围绕“世界和平”的话题展开。和平,不仅是各国作家永远的追求和憧憬,也是各国百姓的不断渴求与期盼。然而,当今世界的和平景象却十分脆弱。本次国际笔会发出了“反对战争”的强烈呼声。我们利用本次节目,请于四月间连选连任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介绍一下今年度国际笔会关注的焦点议题。

  梵蒂冈教廷在与北京中断外交关系半个多世纪之后,似乎近期有望与北京谈判取得共识,并签署协议。教廷显然希望尽快改变中国教会一分为二、政府承认的爱国教会与忠实于罗马教皇的地下教会分庭抗礼的局面。但教廷与民间观察人士以及海外华人天主教会显然对中国目前的宗教自由状况有不同的观察与判断。罗马方面的最新立场引发很多不解和担忧。梵蒂冈为何如此迫切要与北京达成协议?梵蒂冈立场有何改变?协议达成之后教廷是否真能更好地保护中国国内的天主教徒?我们电话采访了巴黎外方传教会的沙百里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