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 >

在中国文化业改革的线索里 评巴黎中国文化中心“无问西东”画展

时间:2018-05-03 19:0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中国国家画院错乱地把丁字裤衩强加在汶川地震女灾民身上之后,在文化业改革前,中国官方美术机制仍然可能不停地产生出这样或那样不同形式的谬误, 原因在于系统性的组织功能障碍, 造成价值判断经常出问题, 好作品和坏作品分不清楚,看不出来。改革中国官方美术体系,让拨乱反正后的价值取向还原中国官方美术的体制本份,通过优秀艺术作品,做到尽可能没有误解、没有曲解地参与国际间文明互鉴,在货真价实的思辩中看看能不能做到民心相通,这也许将是中国文化和旅游部部长面临的一个挑战。

  巴黎中国文化中心正在举办“无问西东”画展。展出的群裸内容,作为线索,把我们带到没有能够放在展厅里的作品;两个部分结合起来,成为可以放在世界性的财富垄断给未来造成的不稳定和不确定感的大格局里来解读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品。

  裸体图像容易引起争议。 但这次 “无问西东” 画展里的裸体是中国官方美术以比较端正的文艺态度把当代中国政府的价值观拿到国际上来参与文明互鉴的一个例子,作品可以放进举世关注的经济秩序问题来讨论;与今年3月巴黎中国文化中心里出现的把私欲里的性幻想强加到汶川地震女灾民身上的那种错乱、扭曲完全是两种格调、两种境界。

  中国的文化业在中国国家主席习又一次强调改革开放时着手系统性的改革,我们就把“无问西东” 画展放在中国最新的改革思路里来分析。

  当代中国政治思想本身不是今天我们在这里讨论的对象。我们关注的是中国官方美术在自身职责里对中国政治思想的还原或在有缺陷的机制里对中国政治思想的扭曲。在文化里被扭曲的中国政治思想名不副实地在国际上参与文明互鉴,在中国和世界之间只能加深误读和误解。在中国文化业改革的进程里,细致讨论官方美术价值取向机制的缺陷就是为了避免误读和误解,让当代中国精神在言归正传的位置上得到国际公评应有的客观,无论是认同还是辩驳,赞扬还是批评。

  中国文化业从思路到平台和机制正在着手深度改革。这次文化业改革,首先是思路上的。中国文化和旅游部长在今年二月底写文章,从文化体系的方方面面作了奋力开创中国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局面的论述。我们注意到,提到的改革,侧重面放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上,并没有放在过去常提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上。

  这个细节看来象是为文化业改革的目的、服务对象和内容定了调 : 让中国的文艺复兴为中国梦中执政的自主创新、政治理论的自主创新服务。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指的是十九世纪欧洲的政治哲学和经济思想在中国得到因地制宜、与时俱进的在地化实践;这个理论让人想到了佛教从印度传到中国以后汉化的发展历史。

  在北京,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被称为科学社会主义;作为中国执政党推动的政治信仰的新发展,政治理论的自主创新、执政的自主创新,未来它反过来对马克思主义做出回馈、对世界范围内的社会主义产生影响,作为习团队的信心和能力被提了出来;成为对中国政治家往全球政治家方向提升,对中国政治往深入参与推动全球治理变革的方向提升的一种展望 。

  中共中央第五巡视组组长桑竹梅带队从今年2月22日开始进驻中国文化部,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巡视,明确提出要推动文化改革发展取得新成就。显然,在习进入第二个五年任期开始的时侯,中国的执政团队着手督促落实2014年10月习在北京主持召开的文艺座谈会上提出的文艺要放在中国和世界发展大势中来审视 ,文化要有感召力和吸引力,为新时代发出启智的啼声的要求。

  中国文化业改革的部分内容也能从中国对外文化交流中的中国官方美术的角度来讨论。还原中国政治理念与经济思想的本来面貌是研究和纠正官方文艺载体机制的重要动力。

  从文化的思辩功能看,世界各种政治理念、经济思想,只有在能够被真实、准确地反映在代表它们的文艺载体里,才有文明互鉴的意义。

  如果中国官方文艺这个专业负责表现当代中国执政思路的文化载体反映出来的内容与执政思路的原意有各种程度的偏差、扭曲,名不副实,就失去了参与世界性的思辩的意义。

  最近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的两次中国官方美术家的群展給我们提供了具体的例证,来判断官方美术作为载体与当代中国政治思维的兼容度和扭曲度, 从官方美术和美术家的层面考察他们在主题上和艺术上的创新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里的国际观、国家观和社会公平正义观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这两个展览一个是正在进行中的“无问西东” 油画展,另一个是刚刚结束的中国国家画院的水墨人物展。

  “无问西东” 油画展在一个探索、研究的态度里,形象地演绎世界财富分配的严重失衡造成的人的尊严的丧失,通过 “失乐园” 对 “淫乐园” 的批判,发出为人民打造美好生活而改革的呼声。画面中的裸体在艺术上有高度的正当性和含金量。展览的另一部分作品中巴黎美景的变形在比喻和象征意义上与习在最近的讲话中所说的人类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不谋而合。

  中国国家画院的水墨人物展里,副院长张江舟把成人性用品商店里的丁字裤衩强加到汶川女灾民的身上,作为画作的焦点、看点和兴趣点,把作者个人私下的性幻想,在中国文化软实力的名义里,当作中国精神和人道精神秀出来。

  如果国际社会信以为真,把中国国家画院那灾民堆里的丁字裤衩当作中国官方文艺对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准确表达,那么在误会版的文明互鉴中,习的政治自主创新的思想很有可能受到文不对题的质疑和批判。

  只有对产生出现 “灾民堆里的丁字裤衩” 的文化机制进行改革,才能避免有缺陷的中国官方文化对执政思想的偏离和扭曲。

  让 “无问西东” 油画展这样的探索性、研究性的展览能够得到进一步扶植,成为鼓励其他有创新力度的官方美术作品不断涌现、水平不断提高的契机,成为促进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念在生机勃勃的官方文艺中端正地、不加歪曲地、有创新地准确传递的激励,更需要文化机制改革成就中国官方美术价值取向系统性的拨乱反正。

  4月10日,习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做主旨发言说,当今世界正在经历新一轮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人类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依然很多。

  4月初这个阶段,来自东北师范大学的油画教授郭晓光正在巴黎的各个景区写生。他借用的二十世纪初德国表现主义的油画技法,在透视中变形:塞纳河水近距离地在你眼前晃荡,桥洞和船只的布局给你一种局促感和压迫感。 尤其是那些听起来有象征意义的名胜,象大皇宫、巴士底监狱旧址上纪念1830年革命的柱子和协和广场,在郭晓光的造型办法里都变得歪歪扭扭, 图画形态上的不稳定让你担心未来会发生什么。

  郭晓光差不多每天画一幅。就像巧合一样,习在4月10日白天讲话的部分内容, 当天晚上就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郭晓光结合巴黎当地素材举办的展览里,用象征比喻的办法反映了出来。

  这次展览特别提到中国政治家的摇篮清华大学的校歌中的一句话 “器识其先,文艺其从,立德立言,无问西东”。展览也是从这里取名的。

  既然 “无问西东” 绘画展把艺术家和艺术作品的思想层面、政治层面作为出发点来强调,那么我们就从思想性和艺术性两方面来考察这次展览。

  郭晓光正在中国东北师范大学指导的两名博士生的作品也在“无问西东”群展上展览。 学生们的作品是线索,让观众发现到师生们没有展出的作品。两个部分合在一起,象征性地代表 « 失乐园 » 对 « 淫乐园 » 的批判。

  « 淫乐园 » 是在读博士生画家赵子岳的人体写生图与导师郭晓光没拿出来展出的作品 « 群体 » 的画册共同给观众留下的印象。

  « 失乐园 » 也没有出现在展厅里,但发表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网站 “无问西东” 展的介绍中。这也是一幅油画, 作者是郭晓光的另一位在读博士生画家祁百成。

  策展上的零落感,形式上的片断性,造成展览的主题 “失乐园对淫乐园的批判 ”若隐若现,若即若离 。雾里看花中,观众需要自己去把画家没有放在展厅的作品找来,综合地看,拨云见日。

  先看 « 淫乐园 » 。 作为引导,展厅里赵子越的四幅人体写生油画把观众带进了门。这组女人体的造型情色在黏糊糊、湿漉漉的魔幻里,极度妖骚,这里突出乳房,那里突出丰臀。女人和女人之间的造型, 每一点、每一条曲线,都勾勒出她们为构建、重复或模拟繁殖过程的快感所具备的身体构造上的天赋。

  人物的体态是经过画家导演的。赵子越对一群女模特儿提出了姿态上的要求;这些体态告诉你,画面上女模特儿们扮演的人物随时准备着提供性快感。作为一个集体,她们塑造了一个情色天堂。

  女画家借用20世纪初纳粹压制过的表现主义油画的一些变形手法,象当代数码特技一样,用中等的和比较厚重一些的油彩机理,作虚幻和抽象处理,把本来肯定要被直观到的情色惊悚,过滤成可以引经据典地参照艺术史上已经在集体共识中被广泛内化了的审美符号,不伤大雅地,甚至高尚地呈现出来。

  但赵子越的画面只是一个线索, 把观众的注意力引向她的指导教授郭晓光没有放在展厅里的一件作品 « 群体 » 。这是一幅16米长、3米高的巨幅作品。画面中,22位裸女,丰腴的,苗条的,泼辣的,羞涩的,高的,矮的,看上去高雅的,看上去粗俗的,一个挨着一个,直挺挺地站在那里。11位裸女,用丰乳和孕育的门户面对你;另外11位裸女,用腰身衬托的肥臀和发髻背对着你。画面中,她们相互挤得很紧,紧得象肉铺的冰窖里一串串被挂起来、等着被切分零售的整猪群。

  郭晓光与赵子越师生各自的油画作品组合起来,形成一个隐喻的 « 淫乐园 » 。

  在淫乐园里,她们是被挑选的,被摆弄的,被扭曲的,被加密的,被表现的,被解读的,被参照的,被欣赏的,被意淫,被亵渎的,被评论的,被商业的角色。她们是绝对被动的。

  郭晓光特意为 « 群体 » 这件作品作了一本画册,拿到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給观众欣赏。画册里面,读者可以看到他和团队经过选择的、有意呈现的创作过程: 在超市运货的那种木板条钉成的底座上,铺了一床一床的棉被。一群裸体女模特站在棉被上,象演员一样,摆着画家要求的姿势;有的把双手背在身后,有的挡在两腿的中央。她们穿上衣裳的休息时刻,就在盖不满运货推车木垫板的棉被上,一个挨着一个,并排躺下休息,有点象在无证件移民云集的工厂宿舍里的当代女工的模样,也有点象1949年以后经常控诉在社会主义制度到来之前,在引进新机器的资本家的工厂里受剥削和虐待的、苦命而悲催的工人。

  « 群体 » 就是 “群体事件” 的群体,这幅画和郭晓光歪歪扭扭的巴黎风景写生组图其实是一个意思,警示世界的不稳定和不确定性。

  当 « 淫乐园 » 里,这些变形虚化过的写生裸女,与郭教授的另一位在读博士生祁百成的画龙点睛的作品 « 失乐园 » 放在一起的时侯, 批判现实主义主题就要清楚很多。

  那是一幅在绘画手段上要比裸女图写实得多的油画。 作者把西方经典中经常用来影射女性性器官的百合花当场景,每一朵花的花型多多少少地往女人的孕育之门的形态上模拟。在这样一片百合花丛组合的布景里,无数只像中餐馆里的鸡凤爪一样的人手,带着在十字架上被钉过的伤口,带着和中国中央芭蕾舞团“红色娘子军”里的女舞者们那种在受苦受难中,美得干瘪脆弱,却不屈不挠的情绪,奋力挣扎着。« 失乐园 » 里的这些手是求救的手,很震撼,明显地要让观众在图画中听到要求变革的声音。

  郭晓光、赵子岳和祁百成这三位艺术家的作品,借用和改造了欧洲表现主义造型手法, 拿 « 失乐园 » 与 « 淫乐园 » 的对峙,通过批判现实主义的观念艺术创作反映世界性财富垄断下受害者群体的被动和悲催,参与呼唤社会公平正义的力量。

  争议的焦点之一可能是 : 在 “思想第一, 艺术第二” 的口号声中,他们的艺术造诣不一定是中国官方美术家中最有成就的。

  郭晓光教授带着博士生团队作的研究和探索是毋庸置疑的。没有研究,没有探索,就没有成就顶尖艺术和艺术家的环境。他们在成熟的西洋传统技法与当代题材的结合上摸索到了一个很适合的点。郭晓光的笔触里有一种年富力强时期的深沉,浑厚和力量。赵子越在风轻云淡里追随郭晓光变奏的解构。祁百成在准写实主义的状态里超现实。

  另一个争议的焦点:艺术家通过一大群人体模特导演的具有象征和隐喻意义的图像可能会被理解成对中国社会阴暗面的影射,理解成对践踏女性的负面宣传;在中国文化业改革完成以前的官方美术价值取向系统里,« 失乐园 » 和 « 淫乐园 » 可能会遭到鞭挞。

  裸体写生图,哪怕是同一张图,不同的历史阶段社会有不同的反应。1930年代,刘海粟在上海画了裸体的蓝苹,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到了当政的文革时期,对这张图的争议恨不得扼杀在摇篮里。1970年代末,改革开放了,刘海粟的蓝苹裸体写生图又被拿出来欣赏。人们说,脸蛋普通,体型优秀。

  的改革开放让刘海粟放心地、自由地当他的艺术家。在习再次提出改革开放的2018年,难以想象裸体写生会象文革期间那样,变成让所有人提心吊胆的禁忌。 重要的是,要清楚作为表现形式的裸体写生图在创作主题里发挥什么样的作用,而创作主题又在官方美术中扮演什么角色。

  如果我们拿今年三月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展出的中国国家画院那张灾民堆里的丁字裤衩图与郭晓光和赵子岳师生的人体写生图做一个比较,就可以知道什么是阴暗面,什么是对女性的不尊重了。

  給性欲提神的工具丁字裤衩被中国国家画院指导国家主题创作的副院长、作者张江舟作为对汶川地震女灾民的人道主义关怀的焦点,这才是把阴暗面当成亮点的价值观扭曲,这才是对女性的不尊重,这才是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背道而驰。

  和张江舟的丁字裤衩相比,郭晓光和赵子岳的人体写生,放在中国和世界发展大势中来审视,是一种有力量的象征和隐喻。

  象把外语掌握到能入乡随俗的语言天才,把西洋歌剧唱到原汁原味的歌唱家,把芭蕾跳得气韵生动的舞者,他们借鉴 20世纪在德国经过政治洗礼的表现主义绘画的部分手法, 以女性的身体作为符号,用中国的人体模特,用中国人的想象,把世界性的财富垄断造成的公平正义的失衡, 把占人口基数99% 的财富垄断的受害者的痛苦和困境,把人类中的多数可能被剥夺到一无所有的惊悚,有感召力、有吸引力地展示出来。画裸体写生组图隐喻的 « 淫乐园 »,就是为了让它在对比衬托中,被受害者组成的 « 失乐园 » 批判的。

  « 失乐园 » 对 «淫乐园» 的批判,在国际的语境里面审视,华盛顿邮报在今年4月3日报道的,调研样本中美国 36 % 的大学生没有钱吃饱饭,没有钱得到一个稳定住所的事实,得到中国的官方美术作品艺术化的共鸣;这种共鸣就是中国文化部长一直在提的在人类命运共同体里由文化促进的 “民心相通”。

  « 失乐园 » 对 «淫乐园» 的批判,在 “美国反对美国” 的语境里面审视,特朗普总统遭到色情艳星的法律诉讼,特朗普总统在早期的影片里夸口可以抓美女的私处的话,被中国官方美术作品批判现实主义的镜子对照。

  « 失乐园 » 对 «淫乐园» 的批判,在中国的语境里面审视,习主席致力于在国内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不断增强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在国际上参与推动全球治理变革,支持全球化经济秩序这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里执政理念自主创新的精要就象灵魂一样,通过中国官方美术作品,非常生动地表达和传递出来了。

  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的展厅现场没有把这几位来自中国的官方美术家们最有力量的两幅作品 « 群体 » 与 « 失乐园 » 在思想的线索里展示出来,没有能让观众直观地抓住艺术创作的灵魂。 画家们只用线索一般的,让你知道好戏还在后头的小作品虚虚实实、有节制地給观众看了一个倪端,非常小心翼翼。

  面对讨论,尤其是思想性的问题,郭晓光教授一直在躲闪。当他的展览介绍告诉你器识其先,文艺其从,思想第一,文艺第二的时侯,他自己却一直把思想性的问题往艺术风格甚至绘画技术上转移。他明显地让人感觉到,他有困难, 是他们的裸体写生图在中国官方文艺价值观机制性扭曲中的困难。

  “无问西东”展里的教授带博士生的团队没有把现阶段已经取得的艺术成果都拿出来展览,他们也许有技术条件上的局限,但更多的是思想负担。

  这里面有体制的原因。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今年三月在中国政协会议期间提案对美术实践类博士体系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可是在北京凤凰岭书院里,一排一排学画的学生穿着象戏服一样的长褂向杨晓阳下跪磕头的照片在网路上风风火火。在同一个月巴黎中国国家画院水墨人物展上,他以课图稿开局,用师长的姿态为难民堆里的丁字裤衩的展览定调。

  这是一个特别典型的中国高级官方文艺平台的组织者、服务者和领导者一厢情愿地把自己的行政地位失真地兑换成一流艺术家、理论家和教育家所带来的专业领域的价值取向系统性扭曲的问题。当一个从职业分工意义上、从工时分配意义上、从艺术和学术的真实能力上来定义的专业行政领导、业余画家去指导专业创作家和理论家、教育家时,当中国的国家主题美术创作任务在这种平台服务者和服务对象的关系本末倒置的体制里执行的时侯,一方面,郭晓光和他的博士生们的批判现实主义的观念艺术创作,即使是研究和探讨的阶段性成果,也不太容易不太有条件完整地拿出来展示;另一方面,中国官方美术创作中在技术和风格上的陈旧、形式与思想的不兼容,作品与中国政府要拿到国际上文明互鉴的思想渐行渐远甚至背道而驰的现象,成为提供展览服务的中国对外文化交流中心和巴黎中国文化中心防不胜防的惊恐,因为不缺乏艺术和学术话语权的中国国家画院本来应该是让这两个中国文化海外展示平台在价值取向上完全放心的机构性保证。

  实际上,在中国国家画院的丁字裤衩错乱之后,文化业改革前,中国官方美术机制仍然可能不停地产生出这样或那样不同形式的谬误, 原因在于系统性的组织功能障碍, 造成价值判断经常出问题, 好作品和坏作品分不清楚,看不出来。

  什么是我们这个时代好的艺术创作 ? 总体来说,好的艺术,有思想上深入洞察,給世界启迪的艺术;好的艺术,有形式上开创了惊喜的艺术。 好的艺术更是思想与形式在一个精妙的契合点上的艺术。

  在这个意义上,各民族、各政体、各区域、各文化里的当代美术界拿在思想和造型间最有造诣的珠联璧合的作品进行对话,立德立言,无问西东,文明互鉴。

  世界,在我们这个时代,是资本垄断思想,资本投机思想,和公平正义的财富分配思想等各种思潮在制约中在发展中共存的世界。

  谁是郭晓光教授和团队的对话者 ?是那些技术上和形式上极具创新能力的创作者,是世界级的大家。但是他们并不都是国际上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仰者,他们很可能是世界文明互鉴中用文化艺术与习的中国政治自主创新的提法思辩的力量。因为有了思辩的另一方,体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官方文艺在国际上就更有看点。国际社会对来自北京的官方美术家的期待也更高。

  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里改革中国官方美术体系,让拨乱反正后的价值取向还原中国官方美术的体制本份,通过优秀艺术作品,做到尽可能没有误解、没有曲解地参与国际间文明互鉴,在货真价实的思辩中看看能不能做到民心相通,这也许将是中国文化和旅游部部长面临的一个挑战。

  2016年,在外亚维侬艺术节中,博得好评的台湾新锐编舞家蔡博丞的「浮花」乙作,应法国普罗旺斯及蔚蓝海岸地区五家剧院邀请,再度于4月初至4月中旬赴法巡演。本台借此机缘采访了蔡博承来谈一谈他是如何培养出对舞蹈的热爱与发现自己在编舞上的才华,以及「浮花」这件作品的创作过程。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3月26日到3月30日期间举办移动学习周。这是国际组织面对数字新技术的革命性发展对当下的产业结构造成巨大的冲击带来的世界人口的就业和财富分配问题将引起的可预见的激烈矛盾面前,前瞻性地组织各国产业和政治决策界集思广益。这是善举,因为它的出发点是通过教育来帮助产业革命中的社会朝和平演变的方向前进,避免灾难性的冲突。

  正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的中国国家画院的水墨人物展給国际文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中国官方美术的最高阶平台,中国国家画院在内容上没能提供有亮点、有说服力的作品。具体地讲, 在布展思路和作品呈现两方面, 这次展览都清楚准确地让观众观察到艺术手段上的老套、艺术理论上的空洞、艺术题材上对中国国情的冷淡,缺乏与国际上起主导作用的艺术体系面对面精彩思辨所必须具备的足够的表现力、感染力和理论能力。

  杰夫·昆斯是美国当代最有名,最具市场价值,但同时也是极具争议的艺术家之一。最近,由于他送给巴黎市纪念2015年遇难者的名为“郁金香束”的作品而多次登上报刊的头版,艺术,文化甚至政界人士都纷纷出面,表达反对的意见和看法。这个礼物已经成为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夫人手中一只烫手的山芋,不知如何处理。

  中国公立艺术教育体系和中国国家艺术平台推崇的当代艺术怎么样才能在中外文化融合的进程里被国际艺术界喜欢、追逐、研讨和收藏,从而分享中国人自己要推介的当代中国精神,这是中国青年艺术家王涵在最近于巴黎举行的艺术财富沙龙 (Art Capital)上展出绘画作品“荷塘”带給我们的一个导向性的议题。

  2月8日,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百年海派旗袍展”。展览期间举办旗袍走秀表演和专题讲座。这是中国"欢乐春节"系列活动中很有看点的一个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