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 >

热点聚焦:特朗普开征钢铝进口关税 美国农户躺枪

时间:2018-04-14 17:1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伊利诺伊州4月13日 - Lucas Strom在伊利诺伊州乡下经营一座拥有百年历史的家族农场,他上月取消了一笔71,000美元购买新粮仓的订单,因卖家在一天之内把价钱调高了5%。

  根据与农户、制造商、建筑业者及食品运输业者进行的访谈,特朗普对进口钢铝产品课征关税,已然导致美国农业地区的设备和基础建设成本增加,迫使部分农户及农业公司放弃采购或扩张计划。特朗普在美国农业地区享有相当高的支持率。

  钢铁价格上涨对农业构成的冲击,体现出在全球经济体系下,激进保护主义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除此之外,美国农户还担心中国威胁对高粱、大豆等谷物实施报复性关税的直接冲击,这些都是美国最有价值的农产品出口。

  Strom和邻居本来打算合伙购买伊利诺伊州Maple Park的A&P Grain Systems出售的粮仓。但特朗普3月1日宣布对进口钢铝产品加征关税以保护国内生产商,两天之后该公司就调涨价格,Strom和邻居便取消了订单。

  对进口金属课税也冲击了农用设备的制造商及经销商,从小公司A&P Grain到国际巨头Deere & Co (DE.N)和卡特彼勒(Caterpillar)(CAT.N)等都受到影响。这些业者正陷入挣扎,思考是否及如何将原物料成本上升转嫁给农户。在全球谷物供应过剩之际,农户已然坐困大宗商品价格偏低的愁城了。

  特朗普对钢铝进口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主要旨在抑制来自中国的进口。特朗普暂时豁免了欧盟和其它六个盟国的此项关税,然后再根据情况于5月1日决定是否继续豁免。

  A&P Grain总裁Dave Altepeter表示,他们使用的容器是由产自美国的钢铁制成,但由于关税计划美国国内的钢价也已飙升。

  Altepeter表示,美国钢厂通常每年调整一次价格,一般是在第一季,但今年迄今钢价已经涨了四次。

  据行业组织—美国钢铁协会(AISI),去年大约有9.5万吨钢材运输至农业,相比之下美国汽车行业使用的钢材达到1,400万吨。

  在最近的中美贸易争端之前,已有其他因素一直在推高钢铁价格,包括全球经济好转,制造业和建筑业活动加速,尤其是在美国。

  白宫让向美国农业部寻求置评。农业部未回复置评请求。特朗普和美国农业部长珀杜(Sonny Perdue)已承诺,美国政府将保护农户不受中国关税的影响,但并未解释如何保护。

  美国农户很难再承受任何销售损失。自2013年以来农场收入已减少逾一半,因为之前数年的丰收压低了玉米和大豆等主要农产品的价格。

  美国的竞争对手巴西、阿根廷和俄罗斯最近几年均提高了粮食产量,侵蚀了美国在全球市场的份额。墨西哥去年从巴西进口的玉米增加了十倍,2018年可能会进口更多,因该国担心重新商定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可能会破坏他们的美国玉米供应。

  Strom称,他还推迟了修建新的金属设备储藏室来存放播种机和联合收割机的计划。其他农户、食品生产商和啤酒制造商也急着在钢铁价格进一步上涨前,敲定钢制设备的采购协议。

  Entwistle选择将玉米装袋然后存放地上。Entwistle在大选中把选票投给了特朗普。

  “特朗普总统一直告诉我们,他会争取到更好的权益。”Entwistle说。”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让它更好?”

  “由于整体谷物贮藏业遭遇钢价上涨,AGCO和GSI正不断找寻新方法,以发挥最大效能,并将对客户的冲击降至最低。”发言人Kelli Cook说。

  迪尔(Deere)和卡特彼勒(Caterpillar)等其他企业,也正面临钢价上涨带来的痛苦,钢价在设备制造商直接成本中约占一成。

  迪尔执行长Samuel Allen上个月告诉,该公司将不得不吸收涨价,从其他地方削减成本。他说中国威胁对美国农产品征税,对该公司造成的伤害可能更甚,因为那恐损及农户需求。

  “这目前对农户的生活可能影响甚巨,同时,对制造商的影响也极为巨大。”设备制造商协会(AEM)主席Dennis Slater指出。

  根据美国农业部(USDA),美国2018年净农业收入预估将降至595亿美元,较2017年的649亿美元减少8.3%。

  Sukup Manufacturing生产粮仓和预制钢构建筑。该公司已鼓励客户在钢价进一步大涨之前加快采购。不过有些客户已推迟了项目。

  Sukup以往会给予客户最多两个月时间考虑项目报价。Hansen说,现在公司有时只给客户一周的考虑时间,因为钢价变动太快了。

  威斯康辛州Discovery Designs Refrigeration的主管Richard Adkins则认为,他的公司不太担心特朗普的关税。他表示,公司用来设计工业冷藏系统的金属大多数来自于加拿大和墨西哥,而这两个国家都已获得特朗普豁免其关税。